倒下的浩沙健身,和一個蠻荒時代的落幕
2019-06-04 14:33 浩沙健身 健身行業

倒下的浩沙健身,和一個蠻荒時代的落幕

作者 :啟立 來源:GymSquare精練(ID:GymSquare

浩沙健身,這家國內最早的連鎖健身品牌,正處于危難之中。

涉及全國各地超過150個的門店,數十萬持卡會員的浩沙連鎖健身俱樂部,正在陸續關店、出售。浩沙北京總部人去樓空,官網無法打開,大部分員工被遣散,董事長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關于「跑路」和員工欠薪的輿論,已經將這家搖搖欲墜的健身房包圍。

這有可能是浩沙健身1999年創辦以來,最危難的時刻。這家全國最大的連鎖健身俱樂部之一,或將就此倒下。

根據央廣網報道,北京地區多家浩沙健身門店突然宣布關閉或轉讓,相關負責人目前失聯,數百名消費者和工作人員受到損失。這是繼南京浩沙4家門店關閉之后,浩沙健身全國的大面積崩盤。

更為糟糕的是,公司的兩大主要股東——施洪流(浩沙實業(福建)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和施鴻雁(泉州浩沙健身俱樂部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因欠款12億元及利息,已被泉州中院列為失信人員執行名單。

倒下的浩沙健身,和一個蠻荒時代的落幕

浩沙國際董事長 施洪流

而浩沙健身的香港上市母公司——浩沙國際,股價已經連續暴跌,從2018年9月份停牌至今,2018年業績延遲刊發至2019年9月30日。數百人的北京總部辦公室,員工已于2018年被陸續遣散,遍布全國超過10個城市的浩沙健身,已經到了無人管理的尷尬境地。

20年前創辦于北京的浩沙健身,早先和青鳥、中體倍力等成為北方地區規模最大的連鎖健身俱樂部之一。而收購、轉讓、關停,浩沙健身的倒下,或許是健身房20年蠻荒時代的落幕。

俱樂部的紅利時代已經過去,用戶價值回歸的健身時代已經到來。

倒下的浩沙健身,和一個蠻荒時代的落幕

浩沙健身的衰落,并不是一夜之間發生的。崩盤的導火索,是上市目公司浩沙國際(02200,HK)的股價跳水。

2018年8月29日,中國最大室內服飾品牌的浩沙國際10:30后出現跳水走勢,不到半小時內暴86.19%,并緊急停牌。最后報0.29港元,股價蒸發30億港元。

倒下的浩沙健身,和一個蠻荒時代的落幕

浩沙國際 股價「跳水」

值得注意的是,在股價崩盤的三個月之前,浩沙國際5月8日和阿里體育達成戰略合作,雙方將在中國范圍內就線上線下融合打通,在服飾產業、運動服務以及大數據等板塊展開全面深度戰略合作。

此外,6月11日,浩沙國際還公布擬向控股股東收購中國健身俱樂部(即旗下的浩沙健身),并表示健身俱樂部業務將和公司其他業務產生協同效應。

戰略合作阿里體育、收購健身俱樂部,本來是利好的信息,但卻擋不住公司的股價崩盤。

隨后的7月11日,浩沙國際遭到沽空機構Bonitas Research沽空,懷疑浩沙國際財務造假并操縱股價。沽

空報告認為,浩沙管理層構建了一個欺詐計劃,通過未披露的關聯方分銷商及供應商網絡,夸大收入及盈利能力,從不知情的債權人和少數股東手里騙錢。

報告認為浩沙公司負債累累,僅有少量現金,及實際業務規模小于其申報文件,因此Bonitas認為浩沙國際股權的內含價值為0。

浩沙股價在沽空報告之后,股價再度出現跳水。

倒下的浩沙健身,和一個蠻荒時代的落幕

■浩沙國際股價

至此,浩沙國際重挫,開始牽連至本就不太穩定的健身房業務。即便健身房業務,曾經被當成緩解上市公司浩沙國際負債的希望之一。

2017年,浩沙健身以現金方式,收購諾伯曼、超越健身兩大品牌總共50家門店,使得公司總門店規模達到150家,成為全國規模較大的健身房之一。

從此之后,公司開始了自己的健身生態系統打造之路。

被收購的諾伯曼健身原CEO程川,成為浩沙健身的新負責人,主導了公司的健身生態的打造。而打造的重點,便是線上APP、智能硬件和智能健身房一體化的搭建。

公司在2017年11月,浩沙健身宣布1億元戰略投資健身APP啡哈健身,幾乎同時,內部孵化的硬件公司鈦酷科技,開始健身智能硬件的研發。

軟件和硬件的研發,成為公司寄希望打通浩沙健身線上線下的關鍵動作。隨后,浩沙健身的新型智能健身房開始搭建。

倒下的浩沙健身,和一個蠻荒時代的落幕

浩沙健身旗下智能硬件公司 鈦酷科技

在公司的官方新聞披露中,浩沙健身將打造一個「用戶、場景、產品、服務」運動健康生態圈,實現公司的新零售和智能化。

這些動作的背后,都是寄希望于將健身的業務,并入浩沙國際的服飾業務,實現浩沙健身板塊的上市。

但2018年8月上市母公司的股價閃崩,讓浩沙健身的智能化轉型陷入困境。

倒下的浩沙健身,和一個蠻荒時代的落幕

浩沙服飾零售門店

公司開始通過健身房的低價卡種,回收現金流,以彌補上市公司的大額負債。原本卡價超過1000元/年的卡種,以680元/年出售。

甚至在最危急的2018年末,公司通過員工持股的方式,以彌補現金流,但最終難挽頹勢。

倒下的浩沙健身,和一個蠻荒時代的落幕

倒下的浩沙健身,和一個蠻荒時代的落幕

■圖片來源:@無線泉州

根據泉州中院的最新公告,浩沙健身兩位大股東施洪流、施洪雁,因欠款12億元及利息,已被列為失信人員執行名單。

創立20年的浩沙健身,就此倒下。

浩沙健身發家史

一部浩沙健身20的發家史,也是中國健身俱樂部的成長史。

1999年,浩沙健身第一家俱樂部在北京成立。隨后迅速成為和北京地區青鳥健身和中體倍力,影響力相當的健身品牌。而浩沙健身的背景,是經營運動服裝的浩沙實業投資的健身房。

但服裝制造出身的董事長施洪流,并沒有健身服務運營的經驗,他以投資和品牌授權的方式,促成了1999年第一家浩沙健身在北京的誕生。

倒下的浩沙健身,和一個蠻荒時代的落幕

■浩沙健身 概念店

2003年開始,浩沙健身迎來了大行業的第一波紅利,經營一路上升的浩沙健身,高峰時期單月總門店營業額過億。隨后,浩沙開始了自己的拓展之路,在北京之外,在包頭、天津、大連等城市開設加盟和直營門店。

直到2008年浩沙健身,開始出現嚴重經營問題,浩沙集團收回品牌授權,浩沙健身改名「浩泰」,直至被集團收購,重新改回「浩沙健身」。

也正是在2008年的收購開始,浩沙健身正式成為集團的重要板塊,行業開始新一波的市場紅利。

遠在上海的威爾士健身,將門店數從個位增加到了超過30家。浩沙健身也開始從大本營福建開始,在全國各地迅速開設健身俱樂部。

在2011年浩沙上市之際,公司的健身俱樂部達到了高峰期的70多家,遍布全國超過10個城市。直至2012年開始資本進入健身領域,2015年私教工作室和樂刻為代表的小型健身房,中國健身市場迎來激烈的競爭期。

2015年股價堪憂的浩沙國際,面對競爭激烈的全國健身市場,開始進退兩難。原本不太過問健身業務的董事長施洪流,開始進入主抓浩沙健身。

但服裝制造業出身的施洪流,顯然沒有在健身服務的新領域找到突破口。

不管是線上APP和智能系統,耗資不小但都進展不順,直至股價崩盤,讓健身業務陷入?;?。

和不少晉江系服裝品牌一樣,施洪流從一個服裝個體經營者,成為香港主板市場上市的運動服裝集團董事長。

根據公司財報介紹,施洪流從1983年開始,在北京、上海和廣州從事女裝服飾的經銷。1996年開始,在福建晉江成立浩沙制衣有限公司,直到2011年12月16日,浩沙國際在香港聯交所主板成功上市。成為安踏、特步、361°之后,第四家在香港上市的晉江運動服飾品牌。

倒下的浩沙健身,和一個蠻荒時代的落幕

■贊助各類賽事的浩沙品牌

而他的危急幾乎和幾大運動服裝品牌一樣,2015年開始,受電商的沖擊讓集團開始了服裝之外的探索之路。2016年,晉江系運動服飾品牌匹克退市、喜得龍破產、德爾惠倒閉,宣告了運動服飾?;嚼?。

而其中,2016年貴人鳥尋求收購威爾士健身,便是尋求突破的標志性動作。

和貴人鳥的擔憂一樣,浩沙國際希望從服飾之外,尋找大健康業態的增長點。

而浩沙健身,是公司唯一押注的制造業之外的業務。

一個時代落幕,一個時代開啟

浩沙健身的倒下,直接原因自然是集團上市公司的股價閃崩。但無法回避的,依然是傳統俱樂部的經營困境:競爭激烈的價格戰,和預付費導致的轉型難,而在核心的用戶體驗,正在被更多新型健身工作室沖擊。

俱樂部的倒閉風險,甚至已經成為用戶選擇健身房的第一因素。

不管是2018年外資L Catterton Asia,收購中國健身俱樂部威爾士健身,還是更多俱樂部正在收縮轉讓,都在說明,傳統激進拓店售卡的時代已經難以為繼,而新型回歸健身用戶價值的形態,已經成為不可逆轉的趨勢。

浩沙健身的倒下,幾乎標志著健身房一個時代的落幕,和一個時代的開啟。

比如按次付費的小型工作室形態,正在快速沖擊著俱樂部的覆蓋人群;新型的大小團體課程,快速吸引中國廣大的健身初階用戶;科技正在以更多樣化的形式,提高健身的效率。而資本的力量,正在讓這種探索加速。

雖然還遠沒有到,給健身房探索下結論的時候,但內容和服務已經成為中國健身行業創新探索的核心。甚至健身房倒閉潮的冬天,正是健身內容的春天。

倒下的浩沙健身,和一個蠻荒時代的落幕

從2018年開始,威爾士健身房的收購,和以樂刻運動、超級猩猩為代表的新型健身房的推進,標志下一個20年,內容和服務成為健身房競爭的核心。

2019健身房倒下的悲劇還會繼續嗎?現實或許殘酷,但浩沙健身的落幕,正在加速好的變化發生。放眼下一個20年,中國健身行業最好的時代,或許才剛剛開始。

GymSquare精練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