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肉大火,一個來得太早的風口?
2019-06-04 14:56 人造肉 風口行業

人造肉大火,一個來得太早的風口?

在走出實驗室后,人造肉在商業化的路上正在猛踩油門。

本文來源:美股研究社(公眾號:meigushe)

在走出實驗室后,人造肉在商業化的路上正在猛踩油門。

當地時間5月2日,美國人造肉創業公司Beyond Meat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開盤價46美元,較發行價25美元溢價84%。

IPO當日,Beyond Meat股價收漲163%,至65.75美元,創下了2008年金融?;岳醋羆袸PO首日表現,也是 2000 年以來市值 2 億以上公司中上市首日漲幅最高的。這是近些年來美國最具明星氣質的創業項目。

人造肉大火,一個來得太早的風口?

 

融資很成功,BeyondMeat在狂奔

在Beyond Meat上市之前,這家公司就吸引了眾多世界頂級投資,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比爾·蓋茨、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Twitter聯合創始人威廉姆斯及麥當勞前任總裁兼CEO Don Thompson,可口可樂CFO Kathy Waller

作為一家食品公司,BeyondMeat的銷售額增長非常迅速,從2015年的880萬美元躍升至2017年的3260萬美元,到2018年的8790萬美元,同比增長160%,這樣的增長是傳統食品公司難以想象的。

盡管營收表現強勁,但Beyond Meat一直處于虧損狀態。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的凈虧損分別為2510萬美元、3040萬美元和2990萬美元。主要原因是為了擴張市場,Beyond Meat每年支出大額銷售成本。由2017年的1714萬美元增至2018年的3446萬美元,同比增長51%。銷售收入的增長率比銷售成本的增長率高,說明銷售推廣效果不錯。毛利率從2016年的-39%上升為20%。不過,Beyond Meat說,公司還在尋求擴大營收,預計短期內不會實現盈利。

從市場表現來看,Beyond Meat正處在自己的快速增長期,其擴張的加速度獲得了眾多資本的青睞,相信未來的盈利潛力值得信賴。

Beyond Meat在招股書中還給出了這樣一個細節:在美國最大的傳統雜貨店之一克羅格 (Kroger) 中,93%的Beyond漢堡顧客在同一時期也會購買動物蛋白產品。

換句話說,Beyond Meat的用戶,非素食主義者占了絕大多數。Beyond Meat瞄準的不是特定人群、小眾市場。它們想要參與1.4萬億美元的全球肉品工業競爭。伊森·布朗希望,2020年全球動物蛋白消耗減少25%?;瘓浠八?,就是讓全球肉類消費下降25%。

傳統肉類市場迎來挑戰

為什么Beyond Meat認為人造肉可以撬動傳統肉類市場,從貨真價實的肉類手里分走消費者?其實相比于真的肉類,人造肉的優點還確實不少。一是定價空間更大,二是更加環保,三是更加安全。

傳統肉類產品的生產由于其成本是固定的,無論市場如何變化,價格都有一個較高的預設底線。而人造肉雖然現在暫時價格會高于普通肉,但隨著技術手段的發展,生產成本是會不斷減少的,也就有著更高的定價空間。

根據2017年Clark& Tilman的數據,生產牛羊肉中的每克蛋白質所需要的土地面積為1.02平方米,遠超其他事物種類。與此同時,肉類工業也是碳排放的大戶。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的統計,與運輸業相比,畜牧業產出的溫室氣體更多,以二氧化碳當量計算占總量18%。此外,它還分別占人類排放甲烷(是二氧化碳暖化潛能的23倍)和氨(主要導致酸雨)總量的37%和64%。

人造肉大火,一個來得太早的風口?

 

2015 年,紅肉被世衛組織列為“第 2A 級致癌物”,即很有可能對人體致癌。食用其他蛋白質來源替代品則將降低患病風險,有利于身體健康。相信大家對 “禽流感”、“瘋牛病” 這些詞早就不陌生了。其實,肉蛋奶里含有的病毒可遠遠不止這幾種,而人造肉就沒有這個問題。下面這張表格是傳統養殖業與人造肉在攜帶病菌方面的不同:

人造肉大火,一個來得太早的風口?

 

 

根據美國農業部數據,2007至2014年,美國人均肉類消費下降近10%,而這一空缺,正被植物食品替代。據市場研究公司Markets and Markets數據,全球肉類替代品市場去年和前年分別增長了22%和18%。到2023年,預計從2018年的46億美元增長到2023年的64億美元。市場前景很廣闊,不過,這一快速膨脹的市場也正在吸引越來越多的玩家入場,競爭將越來越激烈。

競爭壓力在與日俱增

在同類型公司中,Impossible Foods是最大的競爭對手。Impossible Foods已經完成了3.87億美元投資(是Beyond Meat 上市前的3倍),投資方包括比爾蓋茨、李嘉誠、谷歌等頂級公司,并且在Beyond Meat上市后又獲得了3億美元的E輪融資。

當前,Impossible Foods人造肉產品已經在美國和亞洲的 7000 多家餐館和快餐連鎖店銷售,包括美國老牌快餐巨頭漢堡王(Burger King)、美國第一家快餐連鎖店白城堡(White Castle)等廣受歡迎的品牌。只不過,暫時還沒有面向消費者的零售渠道。為了搶占市場,Beyond Meat選擇了零售和餐飲兩條腿走路。2018年零售渠道占其收入的58%,餐廳渠道占其收入42%。

不僅如此,其他賽道跨界來的選手肌肉一點也不比Impossible Foods少。從 2016 年開始,加拿大的最大肉類生產商楓葉食品還有德國最大香腸制造商Rügenwalder Mühle 都開始推進豆類蛋白的人造肉產品。2017 年,麥當勞就上線了素肉漢堡 McVegan,不過只有芬蘭、瑞典還有美國芝加哥總部的店里測試。2018年,肯德基宣布將為英國的餐廳研發“無肉雞肉”。今年1月,瑞士食品制造商雀巢也宣布將生產一種植物人造肉漢堡,并將在今年秋季在歐洲和美國推出。

看起來,人造肉可能真的迎來了自己的投資風口。但投資風口是一回事,能否獲得實打實的盈利是另一回事。共享單車、工業大麻也曾是投資風口。目前看來,人造肉雖然在投融資方面炒得風風火火,但其被關在實驗室這么多年是有原因的,而且這些原因目前仍沒有得到解決,這個投資風口來的可能太急了點。

前景:短期競爭力不夠,期待長期價值

無論是 Beyond Meat 還是 Impossible Foods 的人造肉餅,價格都在 12-16 美元一磅,比在美國吃一頓正常晚餐的價格還要稍貴,而他們的對手——美國牛肉碎價格是 8.95 美元一磅,而且因為大規模養殖肉牛,成本還在進一步下跌。主要原因,還是目前技術手段和主要選手所能提供的產能都把人造肉的生產成本卡得比較高。目前人造肉的風頭正旺,是個實實在在的風口,尋求更多融資以提高產能的事或許難度還不是很高。但已經在實驗室里長了這么久的人造肉想在短時間內進一步壓低成本估計不太容易。

從消費者描述來看,人造肉和普通肉類的食用體驗并沒有產生質的不同。那么,要想人們主動產生食用人造肉的習慣也就更難。而且,對于人造肉在商品性質定義上尚有爭論,到目前為止行業內還沒有形成統一規范的生產制作標準與相關檢驗標準,并且相關監察機制還不成熟。在這樣的前提條件下,愿意嘗試人造肉的人數又要打一個折扣。

短期來看,成本降不下來,消費習慣尚未形成,市場監察不到位,這些都限制了人造肉的短期競爭力。但應該指出的是,這些問題的解決本身也只是時間問題。放眼長遠的市場,人造肉相比普通肉類確實具有天生的優勢,這些反而是會隨著時間推移一步步凸顯出來的。人造肉還需要一段時間來克服巨大的歷史慣性,這件商品的爆發點還沒到。因此Beyond Meat的先發優勢是不夠有力的。相反,后發卻取得更大投資的Impossible Foods可能有更大的后勁來沖擊長期市場。

 
美股研究社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